当前位置: 首页>>小说区 >>520161.com浮力

520161.com浮力

添加时间:    

目前,从相对规模来看,我国政府债务并不大,美国政府负债规模21万亿美元,与GDP之比为105%;我国政府负债规模46.8万亿元,与GDP比小于60%。但是,从债务期限结构和债务规模可控程度上看,我国政府债务还是存在着一定风险的。我国地方政府债务所融资金,普遍存在短贷长投的现象,一般地方政府平台融资都是3~5年,与还款来源的资金到位期限不匹配,借新还旧成为常态。如果借新还旧因故受阻,违约必定出现,一旦投资者恐慌,债务风险也会引发;能够进入金融市场融资的,政府债务主体可分为中央政府、省级政府、地市级政府(平台)和县区市政府(平台),这四级中,债务规模绝对可控的是前两级,相对可控的是地市级政府(平台),不可控的是区级政府(平台)。由于县区级官员任期过短(多为两三年),经济驾驭能力不强,在政绩观驱动下,盲目上一些短平快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,项目本身收益性差或没有,大部分是采取赊欠形式进行项目建设,易于操作,难以统计,债务规模不可控,债务风险较大。

“不要与MBS(穆罕默德·本·萨勒曼)合影,”一位银行家建议道。《金融时报》这样写道:“去年,盛大的首届‘未来投资倡议’会议已成为王储推动沙特经济现代化承诺的象征,吸引国际投资进入该国。今年的会议可能象征着王国的孤立。”而沙特方面,正在竭力阻止外国公司退出其投资会议。

我们对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发生的四次美债利率曲线倒挂(10年 vs. 2年)的历史经验进行了梳理(分别为1988年12月中、1998年7月底、2000年2月初、以及2005年底),得出以下结论和经验,供投资者参考:1) 对经济衰退的确有一定的预示性。在上述四次收益率曲线倒挂后,除了1998年7月,美国均进入了或长或短的收缩周期(“衰退期”),因此收益率曲线倒挂的确对经济收缩有一定的预示性,因为收益率曲线平坦化本来也是经济和货币政策进入后周期的结果;

这一“必须解除”的潜在风险被发现后,预计波音公司需要更长的时间来解决问题。目前,美国其他几家大型航空公司中,美国航空公司在9月3日之前都不会安排波音737MAX型客机执飞;西南航空公司则是在10月1日之前都将停飞这一系列飞机——而且据了解,这两家航空公司停飞波音737MAX的日期可能也将再次延长。

《21世纪》:Grab Ventures对自动驾驶企业Drive.ai也展现出兴趣,Grab从2016年开始就有意愿开拓自动驾驶方面的服务了,你如何看待这一技术?Ming Maa:收购Uber后,我认为我们将有更多精力去探索除了打车服务以外的东西,比如自动驾驶。在我看来,实现自动驾驶是迟早的事,我们非常关注自动驾驶企业,无论是中国的百度还是美国的Drive.ai,它们在技术方面有许多进展,我们和滴滴也正紧密联系,商谈在自动驾驶项目上的合作。我认为新加坡将是第一个实现自动驾驶的国家,新加坡地方虽小,但却非常有秩序,道路规划和法律法规也很完善,政府对自动驾驶也持支持态度。不过,这是一个热带国家,在这里随时都有可能下一场持续30分钟的暴雨,天气因素将成为自动驾驶最大的挑战。如果Grab要融合自动驾驶服务的话,我想应该会以混合的形式。当天气恶劣时,自动驾驶的风险较高,我们会使用常规的人工驾驶服务,当天气放晴再重启自动驾驶服务。此外,应用电动汽车也是我们发展的方向,这也将有助于我们提高效率、降低成本。

责任编辑:闫宏亮山东大省欲破小省会困局 济南对标深圳要国际大都市李攻[截至去年年底,全国的“万亿城市俱乐部”已经达到了15个之多,而按照济南现在的发展速度,起码还需要两年才能加入。]在经济强省山东,实力不这么强的省会城市济南,它对发展的渴望,很少像现在这样强烈。

随机推荐